庚子年,互联网不好过。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撰文/一白

2020年,还在为欢度春节加班加点的互联网公司们不会想到,三个月后他们将被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拖入经济下行周期中,艰难前行。

美股接连四次熔断,中概股总市值缩水约四分之一,颇受投资人关注的互联网信息技术行业的中概股也没能幸免,市值下跌了24%。

开年即遇坎坷,2020年注定会成为所有互联网人从业经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近期,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唯品会、小米、美团等知名互联网公司陆续发布了最新的季度财报,新摘翻了翻几家互联网公司的财报数据,试图寻找他们的2020关键词,从财报数据中能够看出,在疫情的影响下,互联网公司业绩承压已是不争的事实。

在一个线下经济“被迫”放逐的时代,大家都在修炼内功,等一个春天。

互联网电商陷入增长瓶颈

3月中旬有一则消息引起了大家的广泛讨论,香港恒生指数收盘跌4.03%,创近三年以来新低,明星股全线走低,腾讯跌6.36%,阿里巴巴跌6.47%,小米跌7.1%,美团点评跌7.64%。

股价一定程度上是消费者对市场信心的反馈,数得上名字的互联网公司股价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看得出疫情在短期内的确对经济造成了冲击。

我们先来看看互联网根基最深的电商行业。阿里巴巴第三财季(自然年2019年10月至12月)营收1614.56亿元,同比增长38%。京东2019年四季度集团收入1707亿元,同比增长26.6%。拼多多2019Q4营收107.9亿元,同比增长90.97%。唯品会第四季度净营收2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4%。

看各家营收数据都还不错,但要看营收增速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阿里巴巴录得2016年以来同比最低营收增速,重新回归特卖后的唯品会虽然实现了连续29个季度盈利,但自生用户增长疲软,客单价下滑至272.6元,同比减少了25.3元。

供给侧遭遇经济下行,服装行业会面临新一轮去库存压力,尤其腰部品牌商会亟需通过差异化平台加速库存销售实现现金周转,唯品会面临来自拼多多,爱库存,云集等竞争对手的合力攻击,营收增速也持续放缓。

其实营收增速放缓几乎是所有电商企业面临的瓶颈,这是一种现实必然。2000年我国网上购物的总交易额为3.5亿元人民币,如今我国网上零售额已经突破73237亿元,二十年间翻了近两万倍,不夸张地讲,电商赚取了互联网发展近半的红利。

但差异之处在于,行业发展步入成熟期,格局趋向稳定,诸如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等头部企业的地位难以撼动且有了坚固的护城河,唯品会、网易考拉、小红书等垂直电商玩家的体量根本无法与三巨头抗衡,未来留给他们的市场空间也很有限,哪怕是近些年延伸出的直播电商、社交电商乃至微商等形式也更像是一种“精耕细作”,而非开拓新的流量池。

疫情加剧了整个行业的经营压力,疫情之后大家的营收预期普遍也都不太乐观,阿里巴巴预警2020年一季度利润率可能出现严重下滑,京东管理层预计2020年一季度净收入同比增速约在10%以上,唯品会2020年Q1营收指引或将下滑15%-20%。

一度有很多人把非典与电商的崛起挂钩,以此来激励正处于新冠疫情中的我们,但其实电商兴起与非典并没有直接联系。

2003年时,电商江湖的执牛耳还是易趣网和当当网,淘宝还在襁褓中,京东还在经营着多媒体实体店,电脑的普及率还不到10%,电商发展所需的基础设施也远不够完善,真正算起来,直到2008年物流宽带网络支付等问题解决了,电商才算真正迎来爆发。

所以我们不要指望一次疫情能够造就一批独角兽的兴起,比起盲目拓新,修炼内功要更靠谱。比如疫情再度强化了消费者线上购物的消费习惯,“非接触式运送”倒逼行业高效透明,合理规划好物流体系,提升供应链能力就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不折腾,保增长”成为今年电商的主基调。

老牌互联网掉队

最近互联网发生了一件大事:22岁的搜狐宣布对其旗下游戏业务的控股子公司“畅游”私有化,畅游成为搜狐全资控股子公司,即将从美股退市。

去年畅游的营收29.4亿元,净利润12.5亿元,也许是受集团的影响,长期以来畅游的估值都被市场低估。十年前畅游脱胎于搜狐游戏事业部,如今在美股走了一趟后又回归集团,不知张朝阳接手后会如何续写畅游的下一篇章。

曾经搜狐、腾讯、新浪、网易被并称为中国互联网四大门户,威名煊赫一时,搜狐还是第一家赴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张朝阳一度被奉为互联网教父。可如今搜狐、新浪、网易三家联手都不敌腾讯一家的市值。

辉煌时的搜狐有多牛逼,优酷的古永锵,爱奇艺的龚宇,酷六网的李善友,人人网的陈一舟,欢聚时代的李学凌……无一不是搜狐出身,张朝阳的“门徒”。继2000年搜狐上市、2009年子公司畅游在纳斯达克上市、2017年搜狗赴美上市后,搜狐旗下已经有三家上市公司了,张朝阳都在美敲了四次钟。

时移世易,十几年过去,如今的搜狐却在盈利线上挣扎。搜狐2019年Q4营收4.9亿美元,同比增长5%,剔除与公司核心业务无关的投资减值后,归于搜狐公司的净利润为700万美元,这是搜狐继2015年Q4以来的首次季度盈利。

截止2020年4月1日,搜狐的市值只有2.35亿美元,再次刷新“历史新低”,一度被网友戏称“搜狐不及搜狐大厦”值钱。从广告到搜索,从内容平台到游戏研发,搜狐“军团”一直希望业务能够多点开花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张朝阳期望集团在2020年季度亏损能够在4000万美元以下,就是不知在疫情的影响下这一目标还能否实现。

搜狐集团不甚如意,搜狗的财报数据也不甚乐观,搜狗2019年Q4营收3.01亿美元,同比增长1%,环比下跌4.41%,搜索及与搜索相关业务是搜狗的主要收入来源,这部分季度收入为2.75亿元,同比下跌1%,环比下跌4.72%。

主营业务收入持续下滑,搜狗CEO王小川在采访中又称新布局的AI+硬件业务暂时不求盈利,短期内不知还有谁能扛起搜狗盈利的大旗。

搜索和输入法是搜狗两大业务增长点,搜索收入占比超90%,也是搜狗最重要的现金流,但这部分业务的估值,百度和谷歌的市盈率就是肉眼可见的天花板。反观输入法在中国市场渗透率也已经超过90%,用户趋近于饱和,搜狗未来的想象空间似乎要打一个问号。

前几天互联网初代网红罗永浩抖音直播首秀在社会上掀起一番热议,张朝阳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自己对老罗的欣赏,“从李佳琦带货、李子柒视频火爆到罗永浩买手机,这些都是一个时代的特征,说明商业形态在不断迭代和演化。”如今看来这句话套在搜狐身上同样适用。

商业竞争相比十年前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谓“一步错步步错”,互联网一番跑马圈地后,诸如搜狐这样的老牌互联网企业似乎已经讲不出什么新故事了,等待它的是更加迅猛的时代更迭、更残酷的商业竞争以及更加严苛的舆论环境。

2020,互联网巨头变天

老牌互联网搜狐在探寻新增长点中艰难求变,曾经的搜索霸主百度在向AI转型的过程中逐渐落后于阿里、腾讯,寄予厚望的瑞幸被曝22亿造假给中概股以及整个中国资本市场都带来了不利影响,疫情之下,互联网巨头的座次慢慢发生了改变。

作为一个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美团在2019年好不容易实现了年度盈利,全年营收975亿元,经调整净利润47亿元,规模效应带来的边际效应递减以及主营业务餐饮外卖毛利率的提升是美团扭亏为盈的关键。

近些年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以及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平台甚至是从二次元破圈的B站的崛起,分流了大半过去停留在长视频的消费者,以优爱腾为首的在线视频网站近几年广告收入的持续下滑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说起来,爱奇艺也算是“有靠山”的,最大股东是百度,小米,高瓴资本紧随其后,百度CEO李彦宏是爱奇艺董事长,百度高管余正钧、王海峰、王路及小米合伙人王川为爱奇艺董事,携程CEO孙洁及前去哪儿总裁孙晗晖为独立董事。

可是受疫情影响,几大股东的日子也没那么好过。百度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将在210亿元至221亿元之间,同比下降5%至13%。不久前百度发布的2019年Q4财报显示,总收入10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全年营收成本629亿元,同比增长了21%。

2011年百度与爱奇艺签订了为期八年的服务协议,其中包括百度的流量支持义务,爱奇艺与百度在AI,人工智能、智能设备、云计算服务、数据和内容等方面的合作也是持续深入,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两者的协议已于2018年终止。核心逐渐倚重AI和小度、Apollo等智能业务,长视频对百度生态构建的重要程度值得商榷。

巨额的版权费,高昂的内容创作成本,圈不住的用户……都是摆在线视频网站面前的难题,爱奇艺自2010年成立起就没有盈利,不久前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爱奇艺全年营收290亿元,净亏损103亿元,成本支出方面仅内容费用就高达222亿元。

CEO龚宇称中国市场的会员价格大概是美国的五分之一,连泰国、越南都比中国高,所以2020年爱奇艺计划用“减少会员费用促销,提高会员价格”的手段来降低亏损,至于收效如何就要看消费者是否买账了。

行进二十年,互联网开始褪去光环,回归到创造价值、传递价值、实现价值的商业运行本质。脉脉数据显示,在全行业中,IT互联网行业是唯一人才差额为负(流出人数大于流入人数)的行业。把互联网作为第一职业首选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这一次,互联网宛若与传统行业站到了同一起跑线。

疫情加速了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分割点的到来,社会各产业纷纷开启数字化转型,在线学习,在线办公、AI技术火热,以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为代表的新基建轰轰烈烈地展开。

B端企业对产业互联网的内在需求被激发,尤其实体经济和制造业在疫情的冲击下被迫加速变革,产业互联网有望成为后疫情时代最有发展潜力的霸主。

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对所有互联网人来说,也许我们正在经历百年一遇的艰难时刻,但社会不会也不能停止运转,待疫情进入稳定可控的阶段后,复工复产也会提上日程。寒冬已至,暖春可期,互联网从业者,要学会在危机中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