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看,2020秋季旧机发布会更像是一场闹剧。序幕是过度的宣传和营销,高潮是粉丝的期待和欢呼,结局是老罗尴尬的台词和一片的嘘声。

文/姝苓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iphone从11跨越到12整整花了一年多的时间。

当公众的眼神聚焦在10.14凌晨的苹果发布会上时,罗永浩「悄无声息」地把I’M BACK的大海报贴在了城市最显眼的地方,甚至贴满了整个互联网——微博上许许多多的KOL都挂起了这张「回归」的海报。2020秋季旧机发布会,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科技人物似乎在筹备什么大事。

老罗总是说到做到。不搞手机,确实就不搞手机了。10月15日中午12.00,直播的链接没有如约而至,取而代之的是一条4:44的视频。这是一条二手电子产品交易平台的广告。

有的粉丝失望,有的粉丝疑惑,有的粉丝破口大骂。

罗永浩给自己的微博介绍是:智能机时代的工匠。回顾老罗过去八年多的搞机史,有理由相信,理想主义的老罗确实为了智能机拼搏奋斗过,但也只是曾经。而现在,这位臃肿的中年男人,在广告主铺满的钱路上,与「好的智能机」,渐行渐远。

“收购”苹果,“碰瓷”直播

老罗和苹果的渊源还得回溯到多年前,年少轻狂的老罗放出的狠话:我会努力的,把锤子做好了,将来收购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的苹果并复兴它,是我余生义不容辞的责任。

今天,这位稍显臃肿的中年男人在旧机发布会上,为了自己的广告主,来教大众如何用更实惠的价格买到苹果机的样子,仿佛实现了那个无畏的少年「收购苹果」的远大理想。——非常讽刺。

更为讽刺的是,这场回归的宣传,本质只是一场营销盛宴。I‘M BACK的海报几乎在近几日充斥在了互联网民的视野中。

可以说,只要你是新浪微博的用户,就很难避免列表关注的KOL转发这张海报——铺天盖地的宣传,好像是在为老罗的回归造势。旧机发布会的概念几乎是在第一时刻就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眼球,除此之外,允诺不做手机的老罗回归手机圈,与苹果新一代新机撞了发布会时间……这些都成为老罗发布会的“爆点”。

/老罗“回归”海报

前期的宣传几乎是将所有人的胃口提到了最高,最后的结果:当这条推广视频发布之后,所有人的失望值也达到了极限。部分媒体直接发文指责罗永浩消费粉丝信任,罗永浩微博底下带有铁粉标志的粉丝直呼“就这?”,推广视频的弹幕中直白的打出“失望“。

人们突然发现:他不再是那个专注于做好产品的智能机匠人,而已经蜕变为一个直播带货的科技网红。

翻看罗永浩近一年来的微博,除了一些关于自己的微博的转发和评论,其他的微博都是推广。「直播带货主播」,这已经成为老罗的新身份。

老罗踏入直播带货红人这个圈子也就寥寥几月之前的事情。——罗永浩第一次直播是在2020年4月1日,这次直播在互联网掀起轩然大波。一个落魄的科技企业CEO,曾经口出狂言要比肩乔布斯,在愚人节这天选择进军直播业,这本来就是一件非常戏剧的事情。锤子科技的粉丝,职黑,甚至普通路人都关注着他。

第一次带货,在念错了品牌方的名字情况下,1.1亿的销售额依旧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单。——老罗变了。从此,他适应了自己直播红人的身份,对当主播这件事情驾轻就熟。

虽然手机做的不如意,但直播行业,老罗当得上天赋异禀。——据直播电商主播GMV月榜数据,罗永浩在9月份的排名中排在第8,抖音平台排名第1。不过短短五个月,老罗这般的成绩着实惊人。五个月内,直播33场,销售额超过10个亿,直接成为直播领域的头部人物。

这样的颜值,这样的年龄,即便放在当月TOP50来看,老罗也堪称「直播奇迹」。不得不说,直播行业的羊毛可比手机行业好薅许多。

罗永浩在直播的成绩得益于他的口才。从写给俞敏洪的自荐信,洋洋洒洒大几千字,到脱口秀大会金句频出,老罗在语言学的天赋确实让其他手机品牌CEO都望尘莫及。

另一方面,直播作为现行运营方式的「风口」,老罗此时入行再好不过。李佳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带货直播作为最新风靡的经营销售方式,强大的变现能力早已超越传统的电商。

哪里能赚钱,哪里好赚钱,这个在手机领域屡屡碰壁的聪明人却看得非常明白。老罗的入行,大有“碰瓷”的意味。——在几乎0成本的情况下赚到最多的钱。广告主的钱路让老罗忘记自己的理想主义。

用「回归」作为噱头给甲方认真的背书同时,老罗也从未忘记「贩卖情怀」。在今天的微博评论中回复了这么一句话:

看淡点儿,又不是没下回了,我还年轻,不会一辈子做卖货主播的。

「情怀」是老罗的一个标签。一个稍显落魄的中年男人说出颇具少年感的这句话,让人想起罗永浩在做手机上打的那个败仗:想要挑战苹果的锤子手机失败了,自己身上也背了许许多多债务。

有人夸赞他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有人拿贾跃亭与之相比,盛赞他的“还债”,还有的人从他的卖力宣传中读出了中年男人的无奈。

/年轻时候的老罗

从不否认罗永浩的「情怀」,但而今用营销的方式贩卖情怀做一场虚假的旧机发布会,不知道老罗是否真的觉得这是一场值得的买卖。

回头看,2020秋季旧机发布会更像是一场闹剧。序幕是过度的宣传和营销,高潮是粉丝的期待和欢呼,结局是老罗尴尬的台词和一片的嘘声。

刺头老罗难救转转

回头看看这场发布会的另一个主角:二手回收市场的巨头之一,转转。

二手回收市场在早期就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形势:闲鱼,爱回收,转转。近年来,闲鱼师从淘宝,更注重构建社区氛围以吸引有二手交易需求的年轻用户,「海鲜市场」这个代称在今年火起来了,成为另一个年轻人的聚集地。爱回收的经营方式则和闲鱼不同,线下市场是他们角逐的目标,低成本的线下门店扩张,快速便捷的产品评估让爱回收在消费者中的知名度较高。

与这两者相比,转转过往的发展显得有些混乱。最早的C2C全品类打不过闲鱼,而后转向C2B2C却始终没有找准核心优势,负面新闻,品控的问题,让这家背靠58的回收巨头显得很薄弱。事情后来有了一些转机。2019年11月,转转牵头成立B2B二手交易平台采货侠,进军2B市场;同年5月,转转与二手手机B2C平台找靓机战略合并,目前估值达到18亿美元。

战略布局上,2C到2B的转变一定程度上挽救了转转。而对于消费者,二手交易平台始终不是「刚需」,这就意味着即便拥有如此高的估值,转转还是有成为下一个ofo的风险。——建立粘性较好的消费者群,这是转转最关键的事情。

想要忠诚度高的消费群,老罗确实有可能成为转转的「锦囊妙计」。老罗在短短几个月内的直播业绩就很好的说明了他强大的个人影响力。

/罗永浩x转转

进军直播业的还有一个原因:直播的羊毛,还没有二手交易平台来薅。如果说淘宝、京东是购物的前线市场,那么趋势已经很明显了:视频,直播,个人影响力带货。二手市场,作为购物消费的后背市场,为什么不可以借鉴效仿呢?

于是老罗牵手转转,就顺理成章了。就这次旧机发布会的宣传来看,效果还不错。——当天上架的转转严选iphone11系列手机都是秒售罄。

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20年7月份新蓝领人群中闲鱼的渗透率是14.4%,而转转只有3.7%。这之间的鸿沟,转转寄希望于现在的直播大牛:罗永浩。

虽然有幸成为转转的「锦囊妙计」,但老罗未必是其的「救命稻草」。诚然,当天上架的二手iphone11系列秒售罄,而过度的宣传营销也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老罗粉丝的不适,甚至直接劝退了许多路人。正如上文所说,有些推广宣传其实是在消耗罗永浩的个人影响力。

想通过一个罗永浩来实现自救,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手机市场更需要老罗去救

今天还是一个大日子:时隔一年多,iphone12终于出了。

当看到iphone12的机身外形时,不由得想起罗永浩当年发布坚果Pro时的一句台词:圆滑当道时代的锐利异类。——iphone也变方了。

不少人在社交平台调侃:我理解旧机发布会意思了。苹果招老罗去做机身设计了呗。

老罗放出的狂言数不胜数,其中就有一句:谁才是从精神和方法论上都真正继承了乔布斯衣钵的唯一传人。(指他自己)而今回看老罗的坚果Pro,从结果论来看,它的确不是一款成功的产品。但在设计方面,也不是一无是处,如果老罗那个时候没把坚果Pro的棱角设计的那么尖锐导致扎手,也不会被消费者吐槽至今。

/坚果Pro

在中国谈智能机,罗永浩确实是避不开的一个人。即便是锤子科技发展如此没落的几年,也没有人能够否认罗永浩的才华。一个好的设计师不代表一个好的手机企业。罗永浩已经用锤子的失败来证明,至少,当时的他是没有企业经营能力的。

但是中国缺少的恰恰是一个好的设计师,缺少的是一个能在设计上真正做到革新的产品经理。锤子是头条收购的,现在也算字节跳动大家族的一员。如果老罗能够带领一个好的产品面市,这是接下锤子的字节愿意看到的,也是苦等多年的粉丝愿意看到的。

个人影响力是老罗的优势,这种影响力应该是在科技创新领域的影响力,而不是作为一个带货主播。这次铺天盖地宣传,各方面的造势,最后所谓的旧机发布会无非只是商业宣传的一个幌子。路人会唏嘘,真正关注智能手机的数码爱好者会对这个骗局愤怒,而那些本来有粘性的粉丝也会逐渐走远。

希望罗永浩明白,老罗的粉丝喜欢的是在台上说出「极简主义设计,一点点变化就能致命,如果你有没学追求」的他,而不是在直播间强调低价,在脱口秀贩卖人设的他。

/10月14日视频,罗永浩穿着带有锤子LOGO的T恤

好像真的在新的锤子手机发布会一样

带货直播能救老罗,旧机发布难救转转。

老罗,如果真的想做一个智能机工匠,不如放下推广的噱头,下次真的开发布会的时候,带上一款让人惊艳的产品去真正地救手机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