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14亿“配货”线下支付牌照:互联网的尽头是金融

发表时间:2024-04-10 15:58

互联网存量时代,无论直行或是转弯,生存空间都愈发捉襟见肘,只能不断变阵,向对手的赛道渗透,以“打开新的 远方 ”。

作者/番茄酱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生意的尽头是金融,金融的前提是牌照。近日,抖音花14亿“配货”的金融牌照到手,隔壁快手都馋哭了。

4月3日晚间,海联金汇发布公告表示,计划将其全资三级子公司联动优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转让给天津同融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交易价格为基准转让对价7.5亿元+交割日净资产±其他事项调整金额,参照上海东洲资产评估有限公 司出具的评估报告 ,联动商务的全部股东权益评估值为13.82亿元。

豪掷近14亿背后的幕后大佬,正是抖音创始人张一鸣。据悉,天津同融成立于2013年,穿透后由抖 音创始人张一鸣持有99%的股份,抖音集团董事长张利东持股1 %,目前,天津同融持有抖音支付的牌照主体合众易宝100%的股权,本次收购完成后,联动商务将被合众易宝合并,一举纳入抖音金融版图。

至此,抖音再次通过“氪金”打通了金融领域“线下支付”一环。 据了解,成立于2011年的联动商务拥有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可在全国范围内从事银行卡收单、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业务。

也就是说,今后线下付款时不仅可以扫微信和支付宝,还可以扫一扫抖音二维码付款。正如抖音支付相关负责人公开回应,该交易是为了支持生活服务等线下交易场景,给抖音体系内的用户和商家提供更便捷的支付、服务体验。

牌照不够,收购来凑。不止是抖音,近年来,金融牌照已经成了大厂最in的时尚单品,美团、快手、B站等大厂无一不想方设法进行配货,然而,“一照难求”是常态,且随着监管趋严,B站等部分大厂的金融工事修建更是难上加难。相较之下,抖音则进展得比较顺利,很难不让人眼红。

为何大厂对金融牌照乃至金融业务情有独钟?此次抖音线下支付再下一城、集齐“七龙珠”,又将给行业带来什么影响?

一、大厂“逐梦金融圈”:抖音、美团先行,快手“掉队”

正应了那句老话“当你在研究行业时,别人已经在用金融控制行业”。对互联网大佬来说,金融带来的“杠杆诱惑”显然难以抗拒,拿抖音来说,2018年开始,抖音集团就已经在今日头条APP上线了“放心贷”入口,开始试水金融领域,并通过“买买买”不断构建自己的金融堡垒。

2018年6月,今日头条通过全资子公司收购北京华夏保险经纪有限公司100%股份,由此获得保险牌照,并在今日头条上线“保险”板块;

2020年8月,抖音母公司完成对武汉合众易宝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购,获得了线上支付牌照,并于2021年1月19日在抖音APP正式上线抖音支付;

2021年1月,字节跳动成立了字节跳动商业保理公司,将可以提供应收账款融资服务的商业保理牌照收入囊中;同年10月,今日头条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收购深圳市中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全款拿下”小贷牌照后,加大“放心借”“抖音月付”等产品投入力度。

目前,抖音的金融版图已涵盖线上线下支付、商业保险、证券投顾、融资担保、网络放贷等等,疆域辽阔。如今,拿下线下支付牌照的抖音基本集齐了金融领域“七龙珠”。

而作为抖音在本地生活领域准备“一决雌雄”的对手,曾“拒用支付宝”的美团在金融领域的危机感显然更强,也布局更早。王兴曾在2015年即表示,要打造 " 一个千亿元资产规模的金融事业。

2016年,美团即斥资13.5亿元全资收购钱袋宝,间接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此后,美团又不断将更多牌照收入囊中,目前,美团已握有商业保理、第三方支付、互联网小贷、民营银行、保险经纪等多张牌照,和美团的本地生活板块密切配合。

此外,2020年 ,拼多多、携程等玩家也相继通过收购拿下了在线支付牌照,虽然过程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但总体“有惊无险”,平稳着陆;相形之下,和抖音同为短视频平台的B站和快手进展则较为不顺。

拿B站来说,2021年,B站以1.18亿元购入甬易支付股权,然而一直无法推进股权变更工作,直到今年2月底,等来了央行宁波分行出具的《行政许可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让其无缘心心念念两年多的支付牌照。

据业内分析,可能是去年年底央行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中条件趋严,把不符合要求的B站拒之门外。归根结底,相较于美团、抖音,B站还是起步晚了。

同样无法完成线上支付闭环的,还有快手。早在2020赴港上市时,快手就在招股书中高调宣称,拟以8.5亿元全资收购一家支付公司,听得资本市场热血沸腾。在当时,据媒体报道,快手拟以三亿元收购易联支付,从而获得支付牌照。随后,快手关联公司在多个分类下申请了“老铁支付”商标,在行业看来,下一步就是和抖音一样,在APP里上线“老铁支付”功能。

然而,几年过去了,“老铁支付”还是没有下文。有媒体报道,收购易联支付的交易至今尚未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可见快手金融之路举步维艰。

当然,快手并没有放弃在金融领域的追赶,今年3月,快手喜提小贷牌照一张。据报道,广州越秀区金融工作局批准,原股东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将把自身持有的广州欢聚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北京云掣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正是快手关联公司。

有人全域落子,有人奋起直追:唯一的共同点是,没有人愿意放弃金融这块肥肉。 那么,“金融+互联网APP”的想象力在哪些方面?

二、巨头的金融梦:内安装“防火墙”、对外开辟新增量

事实上,巨头逐梦金融圈的目标很简单:对内,为自己的电商业务安装“支付防火墙”,打通交易闭环,把数据全部握在自己手里,提升安全性并反哺业务;对外,则乘上放贷、卖保险等风口,把巨大流量进一步变现。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在支付领域,互相看不顺眼的美团、抖音、快手有共同的敌人——微信和支付宝。无论是存在大量线上、线下支付场景的美团,还是近几年电商业务蓬勃发展的抖音、快手,没有人愿意在支付领域受制于第三方,并交一笔不小的“手续费”。快手招股书显示,2020年全年,快手给第三方支付商的手续费高达10.04亿,在当时占其总营收的1.7%。

而王兴更是早在2017年,就曾公开表示对向支付宝缴纳的“买路钱”不爽:“我们并没有把支付宝完全下掉,但支付宝的费率高得不合理。”而2020年,美团曾有一段时间直 接“摊牌不装了”,干脆下线了支付宝,在当时,双方还亲自下场,吵得不可开交,因激烈的唇枪舌战上了热搜。

相形之下,自己拥有支付渠道显然更能掌握交易主动权,在节省费用的同时,可以打通“消费+支付”的交易闭环,直接掌控消费数据并进行分析,反哺电商业务、精准提升复购率,并避免支付场景中用户数据的外流,从而提升安全性。

对互联网巨头来说,频繁让用户跳转到竞争对手的平台进行支付,好比在婚礼现场请情敌帮忙收礼金。正如B站曾公开表示,如果没有控制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的安全措施,在用户隐私保护、在线支付安全漏洞等多个方面存在隐患,可能会导致公司失去付费用户。

而另一方面,对坐拥巨大流量与用户的互联网巨头来说,相比辛辛苦苦卖货,“放贷”的诱惑显然更大。

始于牌照,终于放贷。 早在前两年,就有热心网友把手机中网贷产品的APP平台、贷款业务名称、宣传话术、宣传利率、可借金额等信息整理成一张图表并发布出来,让大家感叹网贷业务在各大APP平台无孔不入:“这世界上最简洁的赚钱方式就是用钱赚钱,所以企业最后大多去搞金融。”

拿抖音来说,在其金融版图中,放贷业务表现亮眼。去年6月,据字节跳动财报,字节跳动贷款余额达千亿元,去年年末,中融小额注册资本从90亿元增加至190亿元,增幅高达111%,是目前互联网巨头麾下小贷公司中,注册资本金最高的公司。

这很难不让快手眼红。此前,由于缺乏牌照,在抖音通过抖音月付赚得盆满钵满之际,同样坐拥巨大流量的快手只能帮度小满等APP导流赚点“佣金”。如今,随着小贷牌照落地,快手也可以像抖音一样,在日后上线一系列小贷产品向老铁们放贷。

据快手财报显示,2023年,快手平台用户规模与社交互动氛围持续加强,第四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9.4%,首次突破7亿规模,可以想象,对以下沉市场用户为主、手头并不十分宽裕的快手用户来说,放贷业务具有比抖音更大的想象空间。

当然,对抖音来说,放贷已经是过时的玩法了。如今,随着线下支付牌照的补齐,抖音要对标的是美团,在同样拥有线下支付资格、打通交易闭环的前提下,二者在本地生活领域战事再升级。

三、支付、本地生活互相渗透,打开2024想象空间

如果说线上电商和支付的结合场景终究有限,那么在巨头纷纷逐鹿本地生活的当下,“本地生活+支付”显然更有张力与想象空间。

根据QuestMobile数据,2023年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团购渗透率不到40%、外卖渗透率则为15.6%。而艾瑞咨询则指出,2020年中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为19.5万亿元,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会增长至35.3万亿元,线上渗透率也将增至30.8%,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增量市场。

而支付,一直都是开辟本地生活土壤的一把尖刀和利刃。

一方面,美团早已验证了这一路径的可行性。作为为数不多支持线下扫码支付的平台,美团支付为其串联起更多业务、支撑起更多消费场景,不断夯实本地生活老大地位。据报道,美团支付平台研发的硬件+软件全消费场景应用范围逐步扩大,已经覆盖了餐饮外卖、生鲜零售、共享单车、美团打车在内的美团平台200多个线下消费场景。

而在本地生活领域,抖音一直被业内看好,认为其极有潜力与美团一战。 2023年,美团核心本地商业收入为2069亿元,同比增速28.7%,合作商家为950万家; 同时,在目标用户上,二者重合用户超3亿,占美团用户比例为81.0%,交锋不可避免。

今年3月,抖音生活服务平台变阵,原本按行业划分的平行部门被重组为按区域划分,颇有进一步攻城略地的意味。如今,在线下支付上,抖音再次追了上来。手握线下支付牌照的抖音,回看线上牌照都还没有着落的快手,大概只想对美团高歌一曲:“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另一方面,支付宝等支付巨头也不甘心只被当做“工具人”,近年来对本地生活这块蛋糕垂涎不已。2020年3月,蚂蚁金服宣布,把支付宝从金融支付平台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聚焦服务业数字化,并立下“3年携手5万服务商,帮助4000万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的战略目标,被业内视为本地生活领域的野心之举。

而去年6月,支付宝整合了消费券、优惠团以及春选等功能的“消费圈”频道上线,以“本地好价、优选生活”为slogan,剑指团购、即时零售和电商等领域。如今,新用户点进支付宝消费圈,映入眼帘的除了“美食团购”“芝麻租赁”等五花八门的本地生活服务外,还能看到支付宝热情的礼券补贴。

今年年初,据报道,支付宝对一项名为“兴趣社区”的社交功能开启内部测试,部分用户可以点进去,看到徒步、钓鱼、骑行等多个兴趣小组,并参加线下活动,进一步加码本地生活。

这也从另一个维度验证了,互联网存量时代,无论直行或是转弯,生存空间都愈发捉襟见肘,只能不断变阵,向对手的赛道渗透,以“打开新的远方”。当然,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想讲出新故事尚需时代,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在金融这一“互联网终点”,昔日的死对头们再次狭路相逢,并注定一战。



快速导航
快讯
关于新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