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退休倒计时

发表时间:2021-07-05 15:09

美团去.jpg


黄峥、张一鸣相继卸任,已过不惑的王兴却还没有下牌桌。

作者/子雨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80后的黄峥和张一鸣都退休了,70后的王兴怎么还没退?”曾供职美团的欣欣发出这样的疑问。


好奇王兴何时退休的不止欣欣一个,还有无数渴望财富自由的互联网打工人。不久前,张一鸣向家乡福建龙岩“撒币”5亿元,黄峥、王兴捐出了部分股票成立基金会,价值超百亿。


动辄过亿的捐款额彰显了互联网少壮派的实力,也让打工人看到了互联网造富的神话。


2014年我国网民上网设备中手机的使用率首次超过了PC端的使用率,也是在这一年,以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为首的互联网大佬和以黄峥、张一鸣、王兴、程维为代表的互联网少壮派交锋,互联网开始分野。


时针拨到2021,BAT的掌舵者已年过半百,黄峥、张一鸣找到了接班人,已过不惑的王兴却始终活跃在一线。


从外卖到酒旅,从配送到打车,从超市生鲜到社区团购……哪怕一起奋战十年的王慧文都退休了,他还在带领美团攻城略地。


这位把创业视为“有限赛道上的无限游戏”的互联网新贵,这位在饭否上笔耕不辍的“桀骜少年”,似乎从没把退休写进日程。



一、“为创业而生”


王兴是天生的创业者。


“我不是把创业当做一个特别怎么样的事情,那是我选择的生活方式,我没有考虑过没有创业会怎么样,但创业就像击中的感觉,非干不可。”


美团是王兴的第九次创业,此前的多多友、游子图、校内网等创业项目虽然全部折戟,但也为王兴带来了王慧文、陈亮、郭万怀这样一群能打硬仗又忠心耿耿的合作伙伴。


王慧文和陈亮为美团上市立下了汗马功劳,郭万怀则成为了王兴一生的伴侣。


相比商业竞争的残酷,王兴对探寻人生价值有着更深的执念。


他说自己是典型的INTP型人格,这是一种类似思想家或科学家的人格,喜欢提出新的见解和主张,愿意用逻辑和分析解决问题,思维敏捷,洞察力强。


清华毕业,天之骄子,父亲是龙岩水泥大王资产过亿,奶奶师从经济学家王亚楠,顺遂的成长经历让王兴从不畏惧竞争。


甚至可以说,他强烈渴望用竞争来验证他的思考成果。


他深信六度空间理论(一个人最多只要经过5个中间人就能认识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并接连推出了多多友、校内网、海内网、饭否几个沉淀了他社交思考的产品。


Facebook、微博的成功证明他踩对了赛道,可校内网被卖,饭否关停的结局也让他尝到了创业的苦。


直到美团成立,王兴才算找到了战略思考与业务推进的完美节奏。


美团成立之初是效仿国外团购网站Groupon,彼时与王兴一样看到团购机会的还有吴波、沈博阳、王赟明等互联网精英,百度、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躬身入局。


千团大战的激烈厮杀已被互联网一书再书,载入史册,直到2015年美团大众点评合并,才宣告了大战的终结。


微信图片_20210705114601.jpg


国内大战告一段落,国际风向却开始调转。


这一年团购鼻祖Groupon的市值不仅从上市时最高的160亿美元跌到20亿美元,还在全球裁撤了1100名员工,资本冷却,团购的神话不再。


反观与点评合并后的美团,却已在王兴“四纵三横”的战略部署下从团购网站向生活服务电商平台迈进,投入到了下一个战场。


四纵三横理论是王兴突破传统互联网思维局限的开端,也是美团无边界扩张的起源。


不怪与王兴打过交道的人都称他为“思维上的舞者”,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产生新的思考并向外界输出他的最新理论。


2012年的“三高三低”理论确立了消费者第一的价值观,2016年的互联网下半场论调更是重新定义了互联网的竞争规则,让“唯流量论”成为历史。



二、边界游戏


王兴对商场模糊的边界有着极为敏锐的感知,更是擅长边界游戏的高手。


黄峥说自己退休是为了确保拼多多10年后的高速高质量发展,他作为创始人要跳脱出来去“摸一摸10年后路上的石头”。


可是对美团这样一个既做外卖又做餐饮,既做网约车又做生鲜美业的超级平台来说,什么该坚持,什么该改变,何时该坚持,何时该改变的业务梳理,只能由创始人亲自把控,王兴任重而道远。


尤其互联网下半场讲的是精耕细作、踏踏实实种地的逻辑,有产出才有规模,所以王兴在内部信中鼓励员工要聚焦核心,苦练基本功。


“我们要通过苦练基本功,把它内化成为我们组织的能力,把基本功练扎实,我们就能赢99%的事情。”


成立8年6个月后,美团从北京华清嘉园走到了港交所,敲响了上市的钟声。撕掉了团购的标签,成为聚焦“Food+Platform”的生活服务平台,美团的使命也升级为“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


不久前,美团公布了2021年一季度财报,一季度营收370.2亿元,其中餐饮外卖收入206亿元,到店、酒店及旅游收入66亿元,新业务及其他分部收入99亿元。


5.7亿年度交易用户和710万活跃商户让美团作为平台能撬动的势能呈指数级放大,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30.5的交易笔数也印证了美团在高频生活服务场景中的渗透强度。


“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却在和边界,也就是和规则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如今美团已经成长为涵盖外卖、酒旅、餐饮、出行等十几个生活服务品类,上百个生活场景的本地生活服务巨头。


在存量上做增量的互联网下半场,美团自己定义了边界和规则。


不停扩张四处出击把美团拉入千亿市值阵营的同时也让其陷入“孤军奋战”的窘境,与程维从好友变对手也是美团业务扩张带来的连锁反应。


不过对于这些,王兴本人似乎并不在意。在《财经》采访中问到美团是否树敌颇多时,王兴用一句“自返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淡定回应。


比起盟友,王兴更相信自己。



三、空缺的「二号人物」


一个人做的梦就只能是个梦,一群人怀着同一个梦想,便是真实。美团需要王兴带队把梦想变为现实,带领他们奋勇向前。


与张一鸣找到了继任者梁汝波,黄峥找到了陈磊不同,王兴在王慧文之后,还没能物色到可以担纲CEO重任的人选。


美团十周年的时候,王兴官宣了王慧文退休的消息。“23年过去,从清华到校内网,再到美团,老王和我是有共同志趣的同学和室友,是携手创业的搭档和并肩战斗的战友,更是可以思想碰撞,灵魂对话的一生挚友。老王就是美团人的代表,老王身上展现出的这些闪光点,就是美团精神。”


这位被王兴亲切称为“老王”的二号人物退休后,具体业务由李树斌,张锦懋,夏华夏和俞建林四人接管,与此同时,美团还成立了“中高管发展部”加强对中高级管理者的培养发展、选拔调动、评估任用、考核激励。


十一年的商场征战对美团的组织能力提出了巨大挑战,王兴需要挖掘和培养更多优秀人才来传承美团的精神和文化。王慧文的离开加速了美团内部的人才流动,也加重了组织对王兴的依赖。


在人才培养和筛选上,王兴曾有一套广为传颂的“TOP”人才观:


  • T(talent)是要有持续学习的能力,做到“和高人聊,从书上学,在事上练”;


  • O(opportunity)是“不考虑当前所控制资源条件下去追求机会”的企业家精神;


  • P(patience)是对组织和个人要有耐心,要尊重事物的客观规律并进行理性分析。


“美团的业务足够复杂,足够完整,新业务足够多,管理层有机会像CEO一样真正接近商业本质,思考核心的问题。”作为一家新经济公司,美团的组织能力还很稚嫩,王兴自己也承认“美团还太年轻,在组织建设和文化建设的道路上,它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所以在物色接班人选上,他投入了十二分的耐心。


今年年初,王兴启动了“领导梯队培养计划”,推动人才盘点、轮岗锻炼、继任计划等一系列工作有序开展,为人才梯队培养提供组织和制度保障。


据悉,2021年美团还计划新招6万员工,其中计划通过校招引入约六千到一万名应届毕业生。


这些新鲜血液的涌入会再度激发美团的活力,而王兴要做的,就是搭建好人才梯队,做好组织的底层架构,确保人才晋升的通畅。


二十年前王兴入学清华时,校长给他们留下了这样一段话: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背后是一排排的厂房,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永远战斗着奔向前方。


一个人做的梦就只能是个梦,一群人怀着同一个梦想,便是真实。未来美团会不会也像华为、阿里那样实行轮值CEO还不确定,起码现在,王兴依旧是组织的灵魂。


四、王兴退休倒计时


王兴对事物的好奇是出了名的,这种好奇心驱动也给美团的经营增添了许多不确定性。


饭否上的他会把发明比特币的中本聪视为科技宅们的终极偶像,会因别人说他是“典型的摩羯座”而去了解星座常识,也会因过于旺盛的表达欲触碰到“禁区”。


社交平台上的他可以天马行空,现实中的王兴却要学会低调。


最近对美团涉嫌垄断的立案调查以及有关商家费率、外卖佣金等一系列争议让美团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主营业务收入餐饮外卖增长乏力,新业务经营亏损的持续扩大又让美团陷入了增长焦虑。


“社区团购是5年、10年一遇的优质机会(一次建立新基础设施的机会)。”社区团购,正是王兴为美团寻找的纾解困局的突破口。


去年七夕,美团社区团购事业部美团优选成立,由美团高级副总裁、S-team成员陈亮挑大梁,向下沉市场发起冲击。


“美团优选是在经过美团买菜、菜大全业务尝试下最高效的业务模型,能够帮助美团渗透到较低级别的城市及市场,尤其是四五六线地区。”


低线城市人口密度和消费能力或许不敌一二线城市,他们也不一定会点外卖,但一定会逛超市或农贸市场,这批用户正是美团寻找的价值洼地。


社区团购“预售-次日达-自提”的模式对生鲜零售带来的改变尤其明显,过去农贸市场和商超是生鲜流通的主要渠道,市场很分散,生鲜又有着低毛利高损耗的特点,对仓储、供应链和配送的要求都很高。


而社区团购为了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一般采用的都是本地的供应商,以销定产业减轻了生鲜的库存压力,到店自提又进一步简化了流通环节,降低了损耗。


对消费者来说,生鲜是和果蔬肉蛋一样高频采买的生活必需品,通过社区团购能够在最短时间内买到新鲜的食材,品质也得到了保障。


高频意味着高粘性,所以生鲜一直是社区团购最先涉足的品类。


以高频生鲜引流,再在平台上慢慢填充低频高毛利的产品,如此模式跑通下来,社区团购不仅收获了大量下沉市场用户,平台本身也有望实现盈利。


这也是社区团购二度爆红的原因。


看到社区团购价值的不止美团,各互联网巨头也已携资金入场。


腾讯领投了兴盛优选C+轮融资,阿里加持了十荟团,京东,拼多多,滴滴也纷纷加注,多方利益纠缠,社区团购的战局复杂程度与过去的千团大战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社区团购面前,王兴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也许社区团购终局之时,会是王兴的退休之日。


不过那时会不会又有新的令王兴兴奋的机会出现,就未可知了。


快速导航
快讯
关于新摘